南极科考有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“充电宝”,设计者却没能看到…… _中国邮电器材 

<sub id="g8sMm26814"><dfn id="3Ety173838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RXIfa98605"><listing id="UL2Hu71429"></listing></address>
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南极科考有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“充电宝”,设计者却没能看到……

点击:90729
 www.dogw.com.cn 

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陈席元

  11月9日,中国第36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乘坐“雪龙”号穿越咆哮西风带,向南极进发。除了科研人员,船上还搭载着东南大学研制的我国首台极地无人值守能源系统“东大极能”。

  作为中国自己的极地科考支撑平台,它的发电舱能储存5吨航空燃油,通过综合利用风能和太阳能,可持续、稳定地供电一年。

  这台“巨型充电宝”将安装在年平均气温零下36.6℃的泰山站。通过卫星远程监控,科考人员以后能“坐在南京看南极”。

  不久后,一颗“中国心”将在南极大陆深处跳动,然而,十年前最初主持设计该平台的东南大学教授郝英立,却没能看到这一天。

  2010年9月27日,在海拔4300米的西藏羊八井,郝英立因旅途劳累、超负荷工作和高原反应,生命定格在47岁。

  当时,他身边还放着一本记满设计方案与任务计划的《南极科考工作笔记》。

  “学成后我是一定要回国的”

  外国的生活条件再好,工作条件再优越,可那是别人的国家,我在那里只是给别人打工,真正的事业在自己的国家

  打开东南大学档案馆20122T0002号档案盒,里面有一个黑色封皮笔记本。这是我国“南极冰穹A科考支撑平台”项目奠基人、原东南大学空间科学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郝英立教授的遗物。

  笔记本里记录着一个个模型设计、一套套方案筛选、一次次会议记录,还有一个个跟时间赛跑的任务节点……

  郝英立1963年出生于陕西西安,1981年考入南京工学院(现东南大学)工程热物理专业,1985年毕业留校任教,并在校深造至博士。

  34年前,郝英立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1998年,郝英立赴美国田纳西州立大学做博士后。“出国前,他坚定地对我说‘学成后我是一定要回国的’,他还一直要我在国内帮他交党费。”郝英立的夫人高嵩回忆。

  “在美国5年,郝博士不分周末晚上,专心研究,他一心想的是如何回去报效祖国。”美国一位同事在给东大的邮件中说,郝英立身边有不少博士后申请绿卡,他却矢志不移。告别晚餐上,美方院、系领导一再挽留,他一一婉言谢绝。

  高嵩回忆道,“英立说,外国的生活条件再好,工作条件再优越,可那是别人的国家,我在那里只是给别人打工,真正的事业在自己的国家。”

  2003年5月,郝英立在给母校的信中写道:“我已实现出国学习进修的目的……现在我具有回国工作、为我国的建设事业作出贡献的强烈愿望。”“我在美国这些年学到很多,增进了自己的科研经验和知识储备,我想是时候回到中国了。”

  当年8月,为践行报效国家的初心,刚过不惑之年的郝英立如愿以偿,来到东南大学动力工程系(现能源与环境学院)工作。

  回国后,郝英立迅速承担起教学和科研任务。系里缺教流体力学的老师,他欣然答应为本科生开这门课;看到实验条件还停留在20世纪60年代,他申请“211工程”有限的资金,亲自动手装修,改造了一个基本满足现代教学和科研需求的“微传热实验室”。

  2008年,东南大学成立空间科学与技术研究院,郝英立担任副院长。有些研究生将自己的导师称为“老板”,郝英立很讨厌这称呼。“我是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,叫‘老板’是对老师的一种蔑视。”

  南极开始跳动“中国心”

  郝英立亲自主持支撑平台在高原上的第一次点火,并成功启动2号发动机为仪器供电

  南极拥有研究高空物理、天文等学科的良好条件,但环境恶劣。以泰山站为例,它地处南极内陆,距离中山站500多公里,海拔高度近2600米,年平均温度零下36.6摄氏度,全年大部分时间只能由设备代替科考人员工作。

  目前,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掌握能源、数据、存储、通信一体化极地科考支撑平台的设计制造技术。“大家心里都清楚,只有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考支撑平台,我国才算真正掌握南极科考的钥匙。”中国第27次南极科考队内陆队队员、东南大学自动化学院执行院长魏海坤说。

  2009年4月,东南大学与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共同研制开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“南极冰穹A科考支撑平台”,它就是“东大极能”的前身。拥有留学经历、专门研究传热工程的郝英立,成为项目主持人。

  为了平台能研制成功,郝英立全身心扑在项目上,带领团队像钉子一样钉在研发现场。

  通风管道能不能扛住零下80摄氏度的低温?油路阀门在低温下能否正常打开?油箱体积这么大,会不会在科考船和雪橇车运输的路上磕坏?仪器舱里的散热能否实现平衡?他们反复计算各个技术参数,每解决一个问题,克服一个困难,就像离南极目的地又近了一步。

  项目组成员、东南大学能源与环境学院教授张辉至今对一个细节印象深刻:“有个厂家根据以往经验认为,某种钢材制造的部件能够达到技术要求,但拿不出必要的试验数据。当时项目工期已非常紧迫,但郝教授坚持委托权威部门进行性能评定,结果证实这种材料不合格。厂家最后按照新的工艺评定意见选用了符合要求的材料,消除了可能出现的缺陷。”

  仅用1年零两个月,郝英立团队就研制完成了其他国家花费8年才打造完善的支撑平台。2010年7月,在海拔4300米的西藏羊八井国际宇宙线观测站,郝英立亲自主持支撑平台在高原上的第一次点火,并成功启动2号发动机为仪器供电。

  当年底,“南极冰穹A科考支撑平台”随中国第27次南极科考队运抵昆仑站,魏海坤现场安装调试。该平台实地验证结果表明,部分性能优于国外同类平台,中国在南极的天文科考设备,终于开始跳动自己的“中国心”。

  妻子的爱怜与惋惜

  郝英立凡事要求务必严谨仔细,对待细节反复琢磨,这次却忘了考虑高原反应对身体的影响

  郝英立没能见到平台在南极点火的那一天。他的辞世,令项目组全体成员痛心不已。

  魏海坤回忆,郝英立本可以留在南京指挥。“临行前我跟郝院长说,我刚从羊八井下来时间不长,可以再上去,我也熟悉那边的情况,不会有高原反应。”但是,郝英立还是坚持亲自去。他说,自己把平台送上去,现在要接它下来,有始有终。

  2010年9月26日,下了飞机,郝英立和队友辗转近4小时车程直奔羊八井。他又亲自参与拆卸打包,连续工作了5个多小时。

  那天,郝英立没有像往常出差那样给高嵩发短信报平安。她不放心,几次联系郝英立,直到晚上8点多才接通。

  “电话里听出他很忙,我问他有没有高原反应,他说有点头痛,还有很多事。他语气中流露出我打扰到他的意思,这就是我们最后不到三分钟的通话。”高嵩说。

  “郝院长对我说,在平台测试的最后阶段,只要有时间,作为项目负责人,他还会上来慰问大家,和大家一起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、中国南极天文中心天文学家朱镇熹说。

  同事们说,郝英立凡事要求务必严谨仔细,对待细节反复琢磨,这次却忘了考虑高原反应对身体的影响。

  “问他研究进展,他会激动,踌躇满志地对我说,局面已经慢慢打开了……”高嵩的话语中充满了对丈夫的爱怜与惋惜,“他的年龄刚好在可以做一番事业的时候,一切才刚刚开始,他就走了,而且走得那么急……”

  儿子“骄傲又难过”

  尽管父亲不曾对他讲过回不回国的话题,但郝子宏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。“他希望我的‘根’在中国”

  今年的10月22日是“雪龙”号的启程日,也正巧是郝英立与高嵩结婚30周年纪念日。

  高嵩说,回忆两人在一起的几十年,似乎从结婚那天起就很简单。“他跟我商量,因为还要给本科生上课,就不请婚假了。结婚那天是周日,我们没请别人,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就算是婚礼了。第二天各自正常上班,到了寒假才向同事们宣布,给大家发喜糖。”

  虽然就住在学校附近,平时郝英立也是早出晚归,很少和妻儿一起吃晚饭,以至于高嵩都觉得“他把家当旅馆了”。

  在同事眼里,郝英立除了坐办公室,似乎没什么爱好。春节前学院要封楼,郝英立拎一大捆资料回去,高嵩还记得有一年正月初一上午,自己参加单位的团拜会回家,发现父子俩一个坐在客厅,一个趴在小书房,各自看书。

  高嵩关于郝英立最后一次的美好回忆,是2010年9月22日中秋节。她和儿子去郝英立办公室接他去参加家庭聚餐,路上经过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的工艺实习场、六朝松、体育馆,每到一处,郝英立都要停下车,把建筑上的铜牌和校园里的石碑指给儿子看,对校史娓娓道来。

  “这个场景至今回忆起来仿佛仍在昨天,当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老公和孩子能多一些这样的交流。”高嵩说。

  她也埋怨过丈夫没有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家庭上,“别人家的老公再忙也陪爱人逛超市,去孩子学校参加家长会,但这在我们家都是奢望。”高嵩回忆道,“他会说,现在不是忙吗,等老了、退休以后我陪你去西藏,带你去游山玩水,看祖国的大好河山。”

  大洋彼岸,正在美国留学的郝子宏看到“雪龙”号带着“东大极能”出航的新闻,叹了口气说:“骄傲又难过。”

  父亲走的时候,郝子宏刚上高三,后来他就读于东南大学建筑学院,直到前年才选择出国。高嵩一直心怀遗憾,丈夫过早地离开,没能在孩子今后面临人生重大选择的关口,教给他一些不可或缺的经验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在郝子宏的脑海里,父亲挑灯夜战、伏案工作的背影,这几年非但没有随着时光远去而模糊,反而更加清晰了。“有些事小时候不懂,要长大后才会明白。”今年26岁的郝子宏说,“他对我说过‘要出去看看’,但真的来到国外,看到更多人考虑的是个人发展,才感受到父亲当年作出回国的决定是多么难能可贵。”

  尽管父亲不曾对他讲过回不回国的话题,但郝子宏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。“他希望我的‘根’在中国。”

  11月15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成风化人人物周刊

【编辑:黄钰涵】
http://www.dogw.com.cn
顶一下
(26425)
踩一下
(26404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
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


<sub id="nBjAt13163"><dfn id="iA1C571588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4By3a58991"><listing id="Ijzsh57525"></listing></address>